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新鲜西安网

地方网站 [切换]
新鲜西安网 首页 婚嫁 婚嫁商家 查看内容

新婚丈夫有外遇 婚宴之上丈夫和别的女人亲热

2015-3-9 20:23| 发布者: VipQiLu| 查看: 407| 评论: 0|来自: 广西新闻网

当你遇到一个人,你也许从没想过,他有一天会走进你的生活,成为你生命的主角。我的故事,有不幸,也有幸。不管最后的终点如何,我愿意拿一生和他去冒险。

一段真实的过往,一个铭心的故事,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,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……

讲述人:陈丽璇(化名)女 36岁

个体私营 暂居南宁

文字整理:广西新闻网-南国今报记者韦黎

    新婚丈夫有外遇

26岁那年,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成亮。当时的成亮已经离过一次婚,他的前妻跟一个有钱男人跑了。因为他和前妻没有孩子,我对这个离过一次婚的男人还算满意。相亲一结束,我们便开始约会。

相识不到5天,我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了成亮。成亮喜出望外,年过26岁的我竟然没有任何性经验。第一次亲密接触,他抚摸着我的头,承诺一定对我好。“你会娶我吗?”我冒出这个傻傻的问题。“你想什么时候嫁给我?”成亮顺着我的傻问题往下问。我甜蜜地笑了。

那是我们第一次谈到结婚的事。我没太在意。成亮却上心了。没过几天,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单刀直入地问我准备什么时候结婚。我一时没反应过来。“你都问人家什么时候娶你了,人家已经选好日子了。”我问媒人:“选的是哪天?”媒人答:“一个月后,摆酒的地方他们家都订好了。”

待嫁多年,真的要结婚,我却一点兴奋都没有。也许因为我对成亮了解得不够,连爱不爱都不知道。

我像被赶上架的鸭子似的,开始了婚礼筹备。偏偏那时,店面老板要我出差几天。我像突然获得了氧气似的,赶紧收拾行李出发。原本出差一周就该回来,我又到周边的乡镇走了一下,看望了一个朋友。所以,我整整外出了14天才回柳州。14天里,成亮偶尔给我打电话汇报筹备情况。

回到柳州,很多事都变了。此前,成亮看我时总是含情脉脉,有时还会露出顽皮的表情。现在,他看我的眼神有点闪烁。我直直地盯着他看,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。此前,成亮的父母对我不冷不热。现在,他们三天两头叫成亮接我过去吃饭,热情得我都不知道怎么招架了。我猜,必有内情。

没有渠道了解其中的缘由,我只能任由结婚的日子慢慢逼近。婚礼很普通,但很热闹。因为要摆两场婚宴,我们快累趴了。无论怎么热闹,我还是从热闹中听出了杂音,一些让我心乱的杂音。

有一个女人,她参加了我们的两场婚宴。她叫阿秋,因为和成亮是拐弯亲戚,所以她以帮忙为由参与了两次婚礼的筹备。起初,我没看出什么异样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一个令人恶心的画面。

那是第二场婚宴结束当晚。我疲惫得不行。成亮却很兴奋,和几个朋友在大厅里继续喝酒。我小睡了一下。醒来时已是凌晨2时。推开房门,成亮还在喝酒。不同的是,他的身边坐着阿秋。

阿秋穿着一件紧身低胸T恤,头靠在成亮的胳膊上。成亮左手拿着牌,右手伸向后面。我站在门后认真地看。成亮的手竟然在阿秋的后背不停地摩挲,这样的动作分明是情侣或夫妻才应该有的。

更惊诧的是,没有一个旁人觉得成亮这么做是不妥的。再亲密的亲戚,也不该这样啊。我怒火中烧,冲了出去。一看到我冲过来,成亮的手马上收了回去。他的这个举动,足以证明他的心虚。“这么晚了,该收摊休息了吧。”我故意转移话题。

成亮意犹未尽。他的朋友倒是听出了我的不悦,一个劲地催他赶紧进洞房,把他往房里推。我发现,成亮深情地看了阿秋一眼,阿秋的眼神也很不舍。我倒像一个恶人,狠心地拆散了他们。

新婚之夜,我却心事重重。看着身边醉醺醺的成亮,我非常懊悔这么草率就决定嫁给他。他和阿秋到底是什么关系。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。我在他的耳边叫了几次阿秋的名字。成亮果然有反应。他亲切地说:“秋,过来,我要抱你。”我心灰意冷地看着他,新婚的幸福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离开他重新开始

我没告诉成亮我听到过什么。我把这件事埋在了心底。婚后连续两天去成亮家吃饭,公公婆婆对我的态度又恢复到以前那样不冷不热。难道是因为已经把我娶进门,他们觉得不用再讨好我了?

我的情绪跌到谷底。别的女人结婚有一个月的蜜月期。对我而言,这个月就像入了地狱一般。我决定和成亮摊牌。成亮似乎也放松了警惕,觉得坦白一切我也不可能马上和他离婚。他吃定了我。

“你和阿秋是不是有不正当关系?”我还是问了。成亮没有要瞒着我的意思。他承认筹备婚礼那段时间和阿秋发生了男女关系。“结完婚你们还有没有在一起?”成亮想了想,否认了我的猜测。

成亮的犹豫让我无法释怀,我一直在找机会揭穿他们的苟且之事。也许是我太笨了,无论我怎么费尽心思,就是抓不到切实的证据。成亮却洋洋自得。我就像个蠢笨的孩子,被他玩于股掌。

我越来越意识到,这样不真诚的夫妻关系不可能维持太久,所以有意采取避孕措施。整整一年,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帮助我,他们像成亮的同党,每次都为他掩护。只有一个人,忍不住告诉我真相。

他叫阿京。我和成亮结婚当晚,成亮摩挲阿秋后背时,阿京也在场。成亮和阿秋藕断丝连时,他也屡屡目睹。“这个男人不值得你耽误青春。”阿京一开口就这么说。不知道为什么,得知真相的我很平静,也许是因为我早做好最坏的准备,当最坏的结果真的呈现时,我已经有免疫力了。

“离婚吧,反正你真正爱的女人不是我。”我主动提出离婚。成亮看都不看我。“你有完没完?我和阿秋就是玩玩,她那种女人怎么可能娶回家做老婆,我只有你这个老婆,只要你。”成亮的话说得动情动容,我差点就相信了。可是,一个把女人当玩物的男人,还值得女人相信吗?

我第一次哭了,倒在阿京的怀里哭。我没离婚,这样倒在别的男人怀里,却没有一丝愧疚,反而觉得畅快。我的主动刺激了阿京。他突然扭头要吻我,就在我们的双唇准备碰到一起时,我突然清醒了。成亮无耻地对待我,我却不能无耻地对自己。即使对阿京有感觉,也必须在离婚后。

面对我的离婚要求,成亮的无耻再次显现。一开始,他拒绝离婚,理由是我们的婚姻没有问题。慢慢地,他按捺不住,和阿秋明着玩暧昧。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。

又折腾了一年多,我和成亮终于离婚,被雾霾笼罩的天空,终于露出一缕蓝色。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成亮家,我闲聊似地问他:“你和阿秋不是亲戚啰,你们真的打算在一起?”成亮只哈哈地笑不说话。

“阿秋是被收养的,我们家和他们家的关系拐了几个弯,因为关系好才讲是亲戚,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“这样就好啦,祝福你找到真爱啰!”我痛苦地说出这句话。“我不会娶她的,你准备去哪打工?我去找你。”我一听,浑身不舒服。我没有回答成亮,拉着重重的行李箱离开了。



    就让往事随风

我是和阿京一起去的外地。出发前外婆哭红了眼,她在为我的离婚伤心,为我不知是好是坏的未来担心。

选择和阿京一起出发,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阿京是成亮的朋友中比较靠谱的一个,他为人老实低调。惟一横在我们之间的,是我比他大两岁,这两岁一度让我却步。阿京的父母也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。面对诸多不利因素,阿京却很坚持。他说想给我幸福,不想让我再受以前那样的委屈。

我和阿京2007年3月到了外地,我们很快找到工作,成了同事。3月底的一天,我们在小店吃米粉,一对男女走了进来。是成亮和阿秋。我生气极了,正想起身离开,阿秋说话了:“成亮是带我出来找钱的,不是来找你的,莫自作多情。”我不屑地一笑:“我才没有误会,对这种男人有什么好自作多情的。”说完,我拉着阿京的手离开。没想到,当天晚上我接到了成亮的电话。

我大声质问,到底是谁出卖了我,把我的电话给了他。成亮很镇静。“那个女人总缠着我,甩都甩不掉。我到这里来就是来找你的,你跟我回去吧。”我觉得很滑稽:“既然是来找我,应该有点诚意吧,还带着你的情人,什么意思?”我完全没有要回头的意思,只是觉得成亮很可笑。

阿京下班回来,知道成亮打来电话的事,他像疯了一般,非要去找成亮把话说清楚,我拦也拦不住。午夜时分回到家,阿京的脸上、手上有几处瘀伤。“你们打架了?”阿京一边擦药一边说:“成亮再这样,我和他连朋友也没得做了。都离婚了还来骚扰你,他把我当成什么啦?”

这是阿京和成亮第一次打架,却不是最后一次。在外打工的两年间,成亮对我的骚扰从来没有停止过。他越是这样,我越觉得他不要脸。不过,成亮身边的女人倒是换了一个又一个。起初阿秋还能忍,最后忍不下,伤心地回柳州了,再也没有出来。这两年里,我看清了阿京对我的在乎,看清了他做事的踏实。为了彻底断了成亮对我的念想,我和阿京回柳州领了结婚证。

直到我和阿京的孩子出生,成亮对我的骚扰还是没有停止。他借给孩子打满月封包,在信封里塞了一张纸条,要我和他悄悄约会。我直接把纸条交给阿京。那晚,阿京替我去赴的约,回来时他的身上又是打过一架的痕迹。成亮就像一个噩梦,缠在我和阿京的幸福生活之间,挥之不去。

我曾问过阿京,为什么能忍受成亮疯子般的做法。阿京说他一直把成亮当朋友,可惜成亮不当他是朋友。为了躲成亮,我和阿京换了不少工作,住址也在更换,直到近两年,成亮对我们的纠缠才稍稍减少。2014年,成亮病了,病得还挺严重。知道他生病,这些年来对他的埋怨也就烟消云散。往事随风,愿他早日康复,重拾人生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